产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从《偶像练习生》到《创造101》星星之火已经燎原孕育万亿市场的

来源:http://www.360yptsh.com 编辑:www.ag88.com 时间:2019/01/05

  2018年对于娱乐产业来说,因为两档热门综艺的出现而具有特殊的意义。《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迅速点燃团体偶像的热度,爆款频频。在这两档节目中突出的是厂牌的竞争,弱化了个人,这标志着中国的偶像经济市场正在走向工业化的艺人培养系统。这也使得偶像厂牌开始成为风投的香饽饽。

  目前,在整个偶像产业生态链中,消费端已逐渐成熟,从品牌代言能力及“饭圈”的消费力即可窥一二;相对而言,偶像产业在培训、制作、运营和销售上都还处于摸索阶段。本土偶像制造工业现有不足虽然明显,但毫无疑问,星星之火已然燎原。(林虹)

  许多年以后,面对工业化艺人培养系统的爆发,觉醒东方创始人纪翔或许会庆幸自己两年前的转身。作为艺人经济圈的“老炮儿”,曾长期担任李冰冰经纪人的他在2016年创业偶像厂牌。这一年,曾任华策集团副总裁兼董秘的王丛创立了麦锐娱乐,在今年把李希侃、罗正、紫宁等人送上了《偶像练习生》《创造101》。

  这两档节目的走红让偶像行业进入了2.0时代,真人秀式的节目让偶像各方面能力被直接检验。爱奇艺、腾讯视频的不断加码,提供了持续的曝光渠道,让2018年成了当之无愧的“偶像元年”。

  蔡徐坤一条微博4000万转发、范丞丞发照片进账480万元……爆款级现象背后,是偶像厂牌们过去几年积累交出的成绩单。偶像厂牌也成了风投的香饽饽。曾投资麦锐娱乐、上海丝芭文化(SNH48等),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现阶段冒头的、在节目中占尽优势的公司,如果可能的话希望全部投资。“他们当中,最有可能冒出中国的SM、YG、JYP。”

  被称为千亿市场的偶像产业正在爆发商机。一位偶像厂牌创始人则对记者预测,未来这会是个万亿级别的市场。

  网综带火了背后的偶像厂牌,但这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各家在过去几年布局成果的一次集中爆发。

  “没有三五千万很难进入这个游戏。”王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资金门槛,这是做偶像厂牌首先面临的挑战。除了经营公司的硬成本,定期选人、不间断的培训、出道单曲、专辑、运营……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王丛在创业初期发现了行业的历史性机遇,即市场对本土化偶像的需求。“当时的归国四子(鹿晗、吴亦凡、张艺兴、黄子韬),王嘉尔、宋茜等,在市场上得到很高的认可度。但中国并没有健全的工业化偶像生产体系。”

  “这个行业的门槛是很高的,成本回收周期也很长。做厂牌的人要有独特的资源。”陈悦天表示。

  接受采访这天,是觉醒东方打造的“Awaken-F”出道曲发布的日子,由于某合作伙伴不遵守约定、提前对歌曲进行发布,粉丝迅速“起义”。纪翔十分自责,深感偶像厂牌的路还很长。虽已从事艺人经纪十五年,如今的纪翔依然觉得自己是“小学生”。

  “客观来说,国内没有成熟的机制,大家都在摸索。偶像的业务能力能不能支撑起现在这么高的曝光,用户有没有耐心?这是最大的风险。”易观分析师马世聪对记者分析。

  随着爱奇艺发布2019年两季《偶像练习生》、腾讯视频宣布明年打造男团,及平台相关配套的打歌节目,曝光渠道已经不再是制约行业发展的问题。人才储备成了最大的问题。

  《创造101》总制片人、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对记者表示,国内的偶像市场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每次做节目都会发现市场上没有新人,市场对新人的渴望太大了。”

  与韩国直接出厂成熟产品、日本养成偶像的法则不同,满足节目需求、持续供应优秀的人才,对于国内现有的厂牌而言,是一个挑战。“SM做出这么多团,每一个都是成立的。原因是它有一套严格的产品流程。” 纪翔表示。

  专业院校、海外练习生、国内从业人员是麦锐选人主要来源。天赋(外形、乐感、舞蹈等)、从业的欲望、学习能力,是王丛最看重的三个方面。“英雄不问出处”,这是他眼中2.0时代的偶像与1.0的不同之处。因此,每个练习生,他都要亲自把关,有时,选拔比例是1000:1。

  在觉醒东方的体系中,练习生与厂牌分别签署个人约。若在节目中出道,需在合同期内遵守团队经纪约;若未出道,则根据需求灵活搭配不同的团体出道。

  经济学出身的王丛,认为培训是可以科学计算的。“偶像厂牌通俗来说是工厂,是可以不断复制的体系。”

  “比如12个女生的团体,在52周里练习20首歌,歌曲的选择是科学的,不同风格、从易到难。在表演方面,分解成解放天性、普通话、形体、台词等环节,这些都可以作为指标来量化。”

  目前而言,从工业体系的角度判断,行业还未有一家真正成熟的公司。无论是在从韩国取经、终止挂牌新三板、正在融资的乐华娱乐,还是王思聪的香蕉娱乐,都不足以称得上拥有成熟系统。

  “工业体系是能否孵化出第二个团,有没有运营团的能力。这是担当‘头狼’在我心中的标准。”纪翔如此评价。

  与个人偶像强调个性不同,团体偶像讲究“团魂”,团队中的分工协作,每个人的作用不同。这与团体出道后厂牌的打造能力密不可分。

  唱跳型艺人,出道后的音乐作品是最重要的成绩单。然而,相关的音乐行业配套还未跟上,国内最优质的资源还未向团体偶像倾斜。这是厂牌负责人们面临的共同问题。

  投资偶像厂牌尝过甜头的陈悦天投资偶像厂牌的脚步还在加快。他对记者坦言看到了很多商机,“这个产业可能比二次元还要大”。

  目前的商业模式,B端收入占主导,厂牌前期的投入也随着B端品牌代言需求的爆发,有了第一笔回收。

  有投资人向记者透露,范丞丞个人代言费达千万,这已是国内顶级艺人的代言价。“偶像产业是to B+C的商业模式,信丰县气象局信丰县级突发事件预警信息发布平台建设公!但国内肯定是B端为主,并在中短期内以B端收入为主。”王丛表示。

  2015年挂牌新三板、2018年中止挂牌,乐华娱乐两年的财务数据显示,影视收入几乎是命脉。2017年上半年,其影视收入由上年同期的2.09亿元下降至-66万元,这导致其收入大幅缩水71.18%、至7968万元。

  尽管B端收入占主导,但长期来看,陈悦天认为所有内容都要走到C端消费,这是更持续性商业模式。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的粉丝“饭圈”集中在日系、韩系圈,已经形成了成熟的粉丝全体系。如何募集资金、合理的分配资金、如何打榜……如今,在本土偶像成熟的同时,饭圈也在同步完善。一旦优质的本土偶像出现,饭圈会爆发巨大的能量。

  九人团代言I do香水脱销;《偶像练习生》总决赛门票炒至1万元;九人团成为黄牛新宠儿……C端消费正在集中爆发。

  在纪翔看来,C端市场才是最大的市场,这个市场或许在两三年后爆发。真正的手艺人不会把它看做纯B端、C端的生意,而是一个闭环。

  “C端做基础,B端做高度。C端维持公司运营、培训等成本;B端是影响力、扩大营收。目前,冒头的几家公司都到了B端变现的时候。”陈悦天分析。

  风口已经来了,随着后续网综和配套内容的推出,或许还有更大的爆点在前方,市场容量在以看不见的速度扩大。王丛认为,国内的容量远大于韩国、日本,出现50家公司都谈不上饱和。

  与男团不同,国内偶像市场从不缺少女子团体偶像,但除了SNH48系,鲜有大众意义上的成功女团。选择把宝压在女团节目身上,在爱奇艺取得流量、商业成功后,这对于身处流媒体战役中心的腾讯视频而言,似乎是一场赌博。

  系统调研了男团、女团市场,以及韩国、日本团体偶像模式后,腾讯视频将女团确定为其团体偶像节目系列的第一战。为了打响这一炮,企鹅影视邀请由原《歌手》主创团队组成的七维动力文化传媒(下称“七维动力”)联合制作,“综艺教母”龙丹妮的哇唧唧哇娱乐文化(下称“哇唧唧哇”)承担成团11人的首席运营工作,这几乎是国内综艺的最强班底。

  从视频网站的战略考量,作为腾讯视频开年后的首档重磅综艺,《创造101》能带来多大的流量、拉新多少会员和收益,显然也是挑战。

  《创造101》总制片人、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节目已经提前完成为腾讯视频拉新会员的KPI。随着节目的播出,其招商工作也迅速升温。

  这是腾讯视频在团体偶像领域的首次大规模尝试,加上去年开启的《明日之子》发力个人偶像,一系列内容背后,构成了腾讯视频的新偶像战略。

  讨论初期,马延琨和《创造101》制片人、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创造101》制片人、七维动力CEO都艳,《创造101》出道女团首席运营、哇唧唧哇总裁龙丹妮等人有过多次争执和讨论。“到了今天,我依旧觉得做女团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

  邱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方向之前,团队对日韩、国内市场进行了系统的调研。认为中国市场缺女偶像,更缺女团偶像,有空缺的市场比饱和的市场更有机会。

  首先要回答的问题是女团产品是为谁服务的。“市面上知名度较高的女团核心用户是‘宅男’,以‘宅男’为目标很难形成长度,而女生喜欢的女团产品却很少。男生看女生是带滤镜的,女生看女生是带刀子的。”邱越说。

  在这样的价值导向下,从吴宣仪到杨超越、再到一夜爆红的王菊,选人并没有设置统一的标准。《创造101》总导演孙莉告诉记者,当下的年轻人有独立的审美和判断,跟随显然是巨大的冒险,不妨将制定标准的权力交给观众。

  以SNH48为代表,国内市场曾在几年前蜂拥而至,但都是小作坊式的运营模式,让大部分女团缺乏知名度、部分女团宣布倒闭。选择成员阶段,邱越与这些团体沟通,发现运营者对于最终要做的团体、专业配备及未来走向并不清晰,这直接导致了市场基础的缺失。

  “我们想用资源、平台的专业力量做一次尝试,但不确定它能火到什么程度。我们在做一件正确的事,但当时的我们没法预测结果。”她说。

  作为一档偶像类节目,如何用母语表达,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化改造,是横亘于制作者面前的问题。为此,《创造101》进行了大量的创新,如增加踢馆、复活、旁听生赛制等;将原有的声乐、舞蹈、RAP改为声乐、舞蹈、唱作;歌曲的选择上,也更多地选用国语音乐。本土化改造率达五成以上。

  目前,该节目播放量28亿、微博线亿。“要看未来两年的时间内这个女团是否能够得到所有市场年轻用户的喜爱,才能证明101这个项目是否成功。”邱越说。

  从用户互动的结果来看,马延琨透露,后台的成员点赞、互动数据中,女性用户已远远超过男性用户,占比70%。这与节目组最初的预设是一致的。

  最终,《创造101》将选出11位女孩成团,并由哇唧唧哇负责该团未来2年的运营工作,包括但不限于音乐、演出、商务等。此前,哇唧唧哇曾与企鹅影视合作,担任《明日之子》偶像厂牌运营,并将毛不易推向大众视野。

  “我们和原公司之间会有合作上的合约,一起享受收益。在他们进入《创造101》之前,我们就已和原经纪公司进行了非常严密的合约限定。”马延琨解释。

  未来两年,成团的11人与原有经纪公司将进行两年割裂式合约,以团体活动为中心,不允许以个人偶像身份活动。w66利来国际老牌

  表面上严苛的合约模式与其他节目不同,说服经纪公司也存在一定困难。在马延琨看来,当下的市场是需要合作的,除了专业的培训,在节目制作过程中,平台方也相应释放了运营能力及资源。最终,几方在合作模式上达成了一致。

  在她看来,平台的身份是自制内容,播出内容,对内容推广、营销、传播,并对偶像进行商业化打造和变现。而这对于偶像来说几乎是核心命脉。

  此外,腾讯视频以《创造101》为起点,将持续打造团体偶像节目及衍生内容。这对于偶像行业而言,已经形成了稳定的曝光渠道,也是偶像行业持续起风的基础。

Copyright © 2013 www.ag88.com,环亚娱乐手机app,环亚平台,环亚娱乐ag88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